依一抹浅香于心间,看年华向晚,闻花香送暖~

无声告白 『美』 伍绮诗

我们终此一生,就是要摆脱他人的期待,找到真正的自己。

开篇第一句:莉迪亚死了,可他们还不知道。

二十世纪七十年代,一个中国和美国的混血女孩刚刚过完十六岁生日,却出乎意料的投湖自尽了。她的父母始终接受不了警察以“自杀”结案。铺天盖地的新闻报道之后,家人开始反思。每个家庭成员都在回忆、抽丝剥茧、推理、臆测,直到死因逐渐显露。

女主人翁莉迪亚,母亲玛丽琳,父亲詹姆斯,哥哥内斯,妹妹汉娜,邻居杰克。

玛丽琳生活在一个白人单亲家庭,妈妈是大学老师,希望她嫁给哈佛男人,管理好自己的丈夫,孩子和房子,融入社会,过与其他人相同的生活。叛逆的她没毕业就嫁给了贫穷的,格格不入的华人詹姆斯,过上了标新立异的生活。詹姆斯出生在无产阶级家庭,靠自己的努力考上哈佛,却因为肤色和种族经常忍受异样的目光,他极力想融入社会,所以他娶了白人玛丽琳,试图过上与大家一样的生活。

没毕业就怀孕的玛丽琳不得不终止学业,放弃医学,回归家庭。不甘心的她在莉迪亚小的时候放弃家庭,重新回到学校学习。母亲的不辞而别给莉迪亚的心灵造成不可磨灭的阴影。

莉迪亚暗自发誓,如果她的母亲能回家,让她喝完自己的牛奶,她一定会喝完。她会自觉刷牙,医生给她打针的时候也不哭。母亲一关灯,她就睡觉。她再也不会生病,母亲说什么,她就做什么。她要实现母亲的每一个意愿。后来,母亲真的回来了,她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玛丽琳的母亲告诫玛丽琳:这样不对,玛丽琳。你知道这样不对。她希望玛丽琳和一个“更像她”的人结婚。

玛丽琳不会像她母亲一样,把女儿限制在丈夫和家庭的禁锢之内,过一辈子平淡麻木的生活。她会帮助莉迪亚实现她所能及的目标,她将倾尽余生指引莉迪亚,庇护她,像培育观赏玫瑰一样,帮助它成长,用木棍支撑它,把它的茎秆塑造成完美形状。

母亲期望莉迪亚成为与众不同的人,成为女医生。父亲期望她有更多的朋友,维持更大的交际圈,融入社会。父母的注意力都聚集到莉迪亚身上,功课,跳舞,交际,演讲,电影...她艰难的应付着...然而,莉迪亚日复一日的说着是是是,对对对,好好好...现在她累了,她不想为别人的期望而活了,她想大声的对妈妈说:“这次物理考试不及格,历史又是C-”。想大声的对爸爸说:“我根本就没有朋友”。就在这时,莉迪亚发现保守的爸爸出轨了华裔女助理。她要把这个不痛快的事情告诉内斯时,内斯却沉浸在被哈佛录取的喜悦中,他就要逃离家庭,去到快乐的地方了,剩下莉迪亚继续忍受家庭的压力。他忽略了莉迪亚情绪的变化,最了解自己情况的哥哥也要“抛弃”她了,在快要绝望的时候,叛逆的她跟哥哥最讨厌的人杰克“在一起了”,他们谈心,抽烟,练车,逃课...没想到,杰克喜欢的一直是她的哥哥内斯。

母亲要求的标新立异,父亲要求的随和交际,哥哥即将逃离自己,杰克辜负了自己的感情,妹妹汉娜的不懂事,一切的一切促使她无声的走向平静的湖面,告别这个世界!

对于每一个作用力,都有一个大小相等、方向相反的反作用力,一个向上,另一个向下,一个得到,另一个失去,一个逃离,另一个受困,永远受困。

你曾经爱的那么深,怀有那么多的期望,最后却一无所有。孩子不再需要你,丈夫不再需要你,最后只剩下你自己,还有空荡荡的房间。

父母越是关注你,对你的期望就越高,他们的关心像雪一样不断落到你的身上,最终把你压垮。

莉迪亚死了,她的家人会在余生的重要时刻或者不经意的动作之间想起莉迪亚,并成为一种习惯,但是莉迪亚终究已经不存在了。

评论
热度(2)

© 摄影-读书 | Powered by LOFTER